江苏棋牌网 1948年淮海战役打响后,国民党军孙元良兵团主力奉调移师宿县,防守徐州后方,随即又接到命令,再次北上救援黄百韬兵团。结果刚刚出动,宿县就被解放军攻占,黄百韬兵团在碾庄被全歼。黄维兵团妄图夺回宿县,却开进了解放军的“口袋阵”里,被包围在双堆集。杜聿明被迫率领邱清泉、李弥、孙元良三个兵团向西南撤退,企图依托淮河,会同蚌埠的李延年、刘汝明兵团解黄维之困。不料在永城地区陈官庄就被华野主力团团包围。杜聿明无奈下令三个兵团分三个方向突围。

孙元良得到命令后,指挥其部署分散突围。为防杜聿明变卦,孙元良还命令关闭电台,嘱咐凡指挥部电报“一律不收”。后来邱清泉和李弥部果然奉杜聿明之命取消突围,而孙元良部孤军突围,一万多人在混乱中被歼,军长、师长大多被击毙,残部只得退回包围圈。

1949年1月6日,解放军发动总攻,杜聿明、邱清泉等人非死即降。孙元良兵团的四十一军副军长陈元湘也被解放军俘虏。这位国民党副军长兼任过郑州城防警备司令官,曾从郑州战场向徐州突围逃命成功。这次又从徐州战场上突围逃命,但“运气”不佳,终于被解放军活捉。

陈元湘被俘后,“生动”地讲述了其所在部队被解放军歼灭的经过。据他说,孙元良接到命令,要他们“三天越过永城,但一路上人仰马翻,乱成一团。走了两天一夜,好容易才跑到孟集地区,就突然发生情况,被解放军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”。仓促应战后,孙元良部被打得损失惨重。各军官听到枪炮声越来越激烈,就拼命向杜聿明的指挥部询问情况,可得到的回答是:“很好,不要着急!”听到这句话,陈元湘等人按照以往的“经验”,立刻想道:“完了,完了!”“杜聿明和邱清泉便拿我们兵团当枪头子使,假如突围成功了,他们就随着,如果突不成了,他们也觉得是少了个累赘。”“反正固守也是死。我们的队伍垮下来更受杜聿明和邱清泉的歧视,嫌我们是累赘,并且趁机吞并我们的部队。”

孙元良命令部队突围后,“规定不准打枪,不准出声,不走村落,只走野外,目的地也没有说明”。陈元湘等人决定“碰运气”,“带一二四师打算先向南绕道,再向西北突围。不料想刚徒涉过孟集西南的一条河,后面邱清泉兵团的警戒线就打起枪来了”。陈元湘的裤子在过河时被水湿透,更加走不动了。这时前面解放军的部队也向正在突围的孙元良部开火,该部立刻混乱不堪。陈元湘连忙叫警卫保护自己,却发现警卫早已跑得一个不剩了。他伸手摸手枪,发现手枪也丢了。此时,解放军发起了冲锋,陈元湘拼命向后方邱清泉兵团警戒线跑去,嘴里连声喊着“友军友军”,但是遭到友军的射击。无奈之下,他已跑得精疲力竭,便换上士兵服装,“晕晕地躺在一条小沟里,直到有人抓住我的衣裳,拉起我来,才知已经当了俘虏”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bsyrhz.com/lvjian/2020/1017/4632.html